奔财网

左派右派极左极右,右派与左派

求知网 |本文有2149个文字,大小约为10KB,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本文主要讲谈谈左派、“极左”和右派,相信很多朋友对于左派右派极左极右,右派与左派,什么叫极右派和极左派等问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今天小强知识网就来谈谈左派右派极左极右,右派与左派。

今天谈谈左派、“极左”和右派!

前几天,我看到网上有人把极左说成是喜欢大集体生活,喜欢斗争,追求绝对平均。反资本,反精英,反全球化,鼓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,渲染仇恨,怂恿战争,反对市场经济,反对改革开放,反对法制建设等等,不一而足,反正把“极左”说的大逆不道,欲杀之而后快。

看来作者对“极左”有着恨之入骨的仇恨,我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但是我觉得作者的说法过于情绪化,很难客观的看待问题。

起码作者对“极左”这个概念的由来不了解,在使用这个概念时也不准确。

“极左”观点是相对于极右观点来说的,“极左”是解放后特别是文革时期流行的说法,在我党历史上,一般把“极左”称为左倾,把右派称为右倾。

推荐阅读:闺蜜聚餐朋友圈软文,闺蜜聚餐朋友圈配文

极左”是“左”倾的思想和行为;极右是最右倾的思想和行为。极左的认识是超越了社会发展的客观阶段,人们称为左倾机会主义。而极右的认识是落后于社会发展的客观阶段,人们称之为右倾机会主义。

“极左”这个概念是从左派右派这个概念中引申出来的,在说“极左”这个概念之前,我们先说一说什么是左派?左派这个词来源于18世纪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,当时在法国最高领导机关一一国民公会里,有两个主要派别,一个是雅克宾派,一个是吉伦特派。雅各宾派要求把革命继续深入下去,彻底消灭封建制度;而吉伦特派害怕武装起来的人民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,不愿意把革命推向前进。

这两派观点对立,开会的时候就各坐在一边。激进的雅各宾派坐在会场的左边,因而被称为左派,保守的吉伦特派坐在会场的右边,因而被称为右派。坐在会场中间的立场不定,被称为中间派。后来人们就用左派一词来称呼革命派,用右派一词来称呼反动派。

后来,列宁又用“左倾”和“右倾”来表述无产阶级内部两种错误的思潮。因为“左派”是一个葆义词,所以在书写“左”倾机会主义时,在“左”字上加上了引号来表示贬义。

在中共建立发展成长的过程中。也曾发生过四次“左倾”的错误。第一次是瞿秋白“左倾”盲动错误,“左倾”盲动主义认为,革命形势不断高涨,不顾客观实际要求创造总暴动的局面。第二次是李立三“左倾”冒险主义的错误,也是不顾当时客观实际情况,要求举行全国暴动和集中红军力量攻打武汉等中心城市。第三次是王明“左倾”教条主义错误,认为中国革命的性质是反帝、反封建、反资产阶级,否定革命的阶段性,并将民族资产阶级视为中国革命最危险的敌人,一味的排斥打击中间势力;在革命道路上,认为要坚持以城市为中心,将城市工人的总同盟罢工和武装起义作为共产党主要任务,要求红军采取积极进攻的策略。配合工人攻打中心城市;在土地革命的问题上,主张打击地主,排斥富农,破坏了党的统一战线政策;在军事斗争中,先表现为进攻中的冒险主义,又表现为防御中的保守主义,继而又在退却中表现为逃跑主义。在党内斗争组织问题上,推行宗派主义和“残酷斗争,无情打击”的方针。伤害了的党内部分同志。破坏了党的团结。第四次是华老犯了“两个凡是”教条主义的错误,认为“文革”是毛主席做的决策,不能翻案。不能纠正。经过实验标准大讨论,冲破了“两个凡是”的禁锢,克服了思想僵化,作出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,恢复了毛泽东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。

在我们党历史上,除了这四次“左”的倾向之外,还发生了一次比较严重的,对我党造成重大损失的,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思想路线。具体表现为放弃了工人的武装斗争,放弃了土地革命,反对农民运动,导致党不能有效地组织有力的斗争。

以上历史实践证明,“左”倾思想和“右”倾思想都是以主观和客观相分裂、主观脱离客观实际为特征,都是从两个不同的极端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激进思想。左倾和右倾对,我们的具体实践都是有害的,都是要不得的,其思想基础都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。因此,它们在一定的条件下,还会发生互相转化。

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。在政治斗争中既要反对“左倾”更要反动“右倾”

,因为“左倾”伤害的只是自身的机体,而“右倾”伤害的却是自身的生命。

毛泽东同志多次提出划分“左”与右的标准,他说:什么是左?超越时代,超过当前的情况,在方针政策上,在行动上冒进,在斗争问题上,在发生争论的问题上乱斗。这是“左”,这个不好。落在时代的后面,落在当前情况的后边,缺乏斗争性。这是“右”,这个也不好。

对于在当前网络各群体之间的争论,主要是有两个方面的原因:一种是国际形势的变化对国内的影响,一种是这几十年来,在经济建设发展的过程中,出现了“两极分化”的现象,社会上出现了三个收入不同的群体,这不同的群体必然会带来思想认识上的不同。比如某大企业的老总退休了,还能拿到亿元人民币的薪酬。这与中国六亿多人还只是一千收入的差距是不是矛盾,你说这种差距会不会惊天地。泣鬼神?我想会的,因为他们之间的收入差别肯定会对世界的看法也不会相同。怎么看这个问题呢?肯定也是有分歧的,但是这种分歧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发生的,并没有形成完整的阶级基础。还没有发展到你死我活的程度。因此,目前还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,属于认识问题。需要通过思想教育和国家行政法规等措施来缩小这种差距,调和社会矛盾。

任何一个时期,党的政治路线和政治任务不是随心而欲的,但也不是永远不变的。必须随着客观实际情况的变化而变化。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有的超前于政治形势。有的落后于政治形势,产生一些带有倾向性的思想和言行也属正常的现象。

一般来讲,凡是落后的、守旧的,保守的一些政治观念和言行都是右倾;凡是超前的、激进的、冒险的政治观念和言行都属于“左”倾。比如,我党政治路线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既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又要坚持改革开放。在这个基本方向上,如果一味的强调改革开放而忽视了四项基本原则,这就是一种“左倾”。如果一味的强调四项基本原则而不进行改革开放,这就是右倾。正如邓小平同志说的那样,““左”的干扰更多是来自于习惯势力,旧的一套搞惯了,要改不容易。右的干扰就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,全盘西化,包括照搬西方的民主。”(《邓小平文选》第3卷)。由此可见,对于无产阶级来说,主张资本主义,为资本主义辩护的,主张全盘私有化的就是右派,反之是左派。但是左派和“极左”或叫“左倾”是有本质不同的两种观念。“极左”正象前面我们说过的一样,是一种不顾现实的客观条件而去盲目冒进的思想或做法。在社会主义前提下,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在内部加强思想教育,或者是批评教育,提高思想认识,促使他们思想得以转变,防止在策略上出现左倾和右倾,把内部矛盾当做敌我矛盾来处理。

总之,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,左到极致就是右,“极左”思想在本质就是右。事物的发展就是一个前进曲线,或者叫做一个螺旋上升的曲线。把这个原理应用于社会发展理论上就是我们无论怎么发展,无论是先迈左脚或者是先迈右脚,都应该在前进路上的中线方向前进,为了避免走湿滑歪路,避免摔跤,我们鞋底上的污泥必须要及时擦掉,鞋底必须保证防滑。所以我们在任何时候,如果发现问题,就应该及时的妥善的纠正和解决,最好不要扣帽子、打棍子以左右来定性问题的本质,这样只能是互相打压,不利于问题的解决。因为“极左”和右派一样,对社会都是有害的,极左和右派属于一丘之貉。如果我们在实践中用“极左”和右派来划分人群的话,会使问题情绪化,容易失去一个客观的态度,陷入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循环当中,这对于解决实际问题毫无意义。其实,在现实生活中,左右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,往往是实践了,走过了,才发现了问题的所在,才考虑是不是往回走一点, 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不断探索的,只要初心不变,使命不变,就不怕脚上沾点污泥,发现了,把污泥去掉就行了。至于到底应该怎么办?我们都应该好好的想一想,下面我用一首小诗来结束本文。

左右需有度,过度皆有害。

过左伤自身,过右毁前程。

历史有惨训,借鉴能长行。

猜你喜欢